(一) 學習放下

多年前,我參加日本長崎總本山的「團體參拜練成會」。行程中有一天,安排參拜奧津城,並在那兒恭誦聖經《甘露之法雨》。然後巡禮七個燈台。

那天我與隨行的好友,在大夥兒均參拜完畢後,再次向尊師行禮道別。當我虔誠地恭敬合掌禮拜的剎那間,竟不由自主地嚎啕大哭。這莫名其妙、突如其來的舉動可是生平頭一遭呢!

我傷心又無助地哭倒在尊師的奧津城前,久久…久久…。忽然間,我的右肩似乎有一根扁擔輕輕地滑落。感覺中,好像挑了很重的擔子,半途停下來休息,扁擔自動從肩膀滑下來一樣。這神奇的體驗,使我慢慢地停止哭泣,眼中飽含著淚水。抱歉地望著好友說:「怎麼會這樣呢?」

好友親切地說:「好了,沒事沒事我們走吧!」並輕輕地拍著我的肩膀。我一邊往七個燈台的方向前進,心中一邊懸疑著方才那根扁擔到底代表什麼?啟示什麼?腦海裡不斷地思考著、迴盪著。

事隔多年,直到最近才忽然悟性頓開,參出箇中真昧。原來當時尊師教示我的,不就是要我學習「放下」嗎?「放下」是追求真理的入門。學會「放下」的功夫,才能真正邁入真理的殿堂。「放下」是真髓啊!

不要認為自己有多能幹,非得一直挑著擔子不可。累了就要放下扁擔休息,再挑起時才能走得穩走得遠。不要給自己太多壓力,才能隨緣自在地輕鬆過日子。

誠如聖經《甘露之法雨》所言:「正如我們在夢中,雖被惡魔壓住受著痛苦,然而醒來一看,事實上,並沒有任何壓住我們的力量,而是自己用自己的心,壓住著胸膛一樣。」醒來就不迷,不迷即明白原來壓力是來自自己的不肯「放下」。

從小我就非常多愁善感,偏偏人生之路又是崎嶇不平、坎坷波折。工作上或生活中種種艱難的挑戰,宛如一條無形的鞭子時時鞭撻著我、壓抑著我,憨直的個性使我缺乏變通,只得咬緊牙根逆來順受。無形之中在潛意識裡,自己拿了枷鎖綁住自己而不自知,還無可奈何傻呼呼地駝著重擔匍匐前行。即看不破、也放不下。更緊抓著綑綁命運的鎖鏈不放,真是無知無明且愚痴至極!

慈悲的尊師慧眼看穿我的心思、了解我的根性,輕輕地點化了我,賜給我應對困境的良方,啟示我解套的密碼。那知天性遲鈍反應笨拙的我就是後知後覺,參不透這玄妙的教示。還花了那麼多年的寶貴時光追尋,實在冤枉啊!有首禪詩說得貼切:「盡日尋春不見春,芒鞋踏破嶺頭雲。歸來笑拈梅花嗅,春在枝頭已十分。」

學會放下、能夠看破,才是人生的真本事。放下是功夫、看破是智慧。放下是定、看破是慧。有定才能生慧。正是所謂:「破一分無明,長一分智慧。」沒有學會看破和放下,只能困在迷惘無明的沼澤中,永遠到不了究竟的彼岸。怎能了悟生命圓滿之實相?怎能體悟生命本來無歪曲之圓相的自由。

聖經《甘露之法雨》中寫著:「智慧是開悟之光,是照破無明的黑暗之真理…如能開悟,這世界即頓時變成光明樂土,人就將顯現出光明生命的實相。」智慧乃是來自自己肯放下能看破。瞭解放下的真義、明白放下的重要、學習放下的真智,才能真正看破,才能把人生中所有障礙我們的妄想、分別、執著拋開。果真能遠離這些顛倒夢想,人生就會無牽掛無憂慮。這才是真正的幸福、實在的大圓滿大自在。

孔子說:「學而時習之,不亦悅乎。」透過這層認知和徹悟,使我對真理的學習充滿信心和法喜。雖然覺醒遲了點、體悟慢了些,但是快樂的滋味、喜悅的甘甜卻沒有絲毫折損喔!尊師感謝!

 

(二)憶念慈父

去年〈民國九十五年〉清明節前幾天,我最敬愛的父親,選擇在這樣的時節回到神的國度。半個小時之前,還能親自打電話給我呢!那知,再看到他時已是天人永隔。沒有痼疾、走得突然,真的是晴天霹靂,更是難忍的錐心之痛呀!

當醫生告訴我:「已經沒有生命跡象,帶回去吧!」我當場愣住腦海中一片空白。真的無法接受這突發的事實,悲淒的心難以言表。

望著爸爸那已沒有呼吸的容顏,以及軟趴趴抱不住的身軀。我深吸一口氣心中雖難過,仍得不停的呼喚:爸爸!爸爸!我們要回家了!面臨此境,也只能默默地咬緊牙根,與兒子扶抱著爸爸小心謹慎地移上車。大兒子雙手抱著爸爸,讓他能端正的坐著,身軀靠著椅背。我囑咐開車的小兒子要細心慢慢地,不可驚動阿公。

在回家的車上,我開始恭敬地誦唸聖經《甘露之法雨》。唸著唸著,難過的思緒才稍稍平息,一股莊嚴肅靜的氛圍,因而瀰漫著整個車廂。我靜心輕聲地背誦經文的每個字句,也請爸爸務必專心聆聽。回到家後小心翼翼地將爸爸的身軀,妥善的安置在客廳中,馬上又誠敬地跪在爸的身邊唸誦經文。當誦完二卷後,我驚奇的發現爸爸的臉頰居然變了,變得比剛才紅潤柔和且飽滿。淺淺的微笑、慈祥的神韻還泛著紅光,我從來沒看過爸爸有這麼俊美的容姿呢!

親族們三三兩兩陸續地來瞻仰爸爸的遺容,沒有一個人相信他已往生,還不斷催促我快叫救護車送醫院急救。

嬸嬸問我:「妳背誦的是什麼經文?」

我說:「是生長之家的聖經《甘露之法雨》。」

她說:「這肯定是一部很棒的經,才會使你爸爸顯露瑞相。妳看他睡得那麼自在那麼安穩,好像很滿足的樣子,實在很神奇真不可思議。我第一次看到往生者的容貌這麼好看、這麼慈祥。」嬸嬸一邊搖頭一邊讚歎著。

在守靈的半個月期間,我們持續不間斷地恭誦聖經《甘露之法雨》、和《天使的語言》迴向給爸爸,弟妹們也都深刻感受了讀經的玄妙。守靈中的漫漫長夜雖然陰冷,因有經文的守護和加持,不但心中溫暖許多,也讓屋子裡充滿著無盡法悅和光明。藉由對經文的重複讀誦,使弟妹們加深對生命實相的信仰及瞭解。同時更加明白:肉體本無生命是神,時機一到就像蠶咬破繭而羽化登仙,人也將咬破肉體的繭而上昇靈界的深層意義。

本來,弟弟妹妹們對爸爸的驟然往生,心中一直非常不捨難以釋懷。但是經由讀經的引導才終於明了,爸爸能以這麼自在、沒有病苦的方式往生,其實是一種無上的福報。

爸爸一生淡泊名利、與世無爭、布衣粗食、敦厚隨緣。最敬仰顏回「一簞食、一瓢飲,居陋巷不改其樂」的高尚情操;最心儀管仲和鮑叔牙的知遇情誼;最嚮往陶淵明「採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」的恬淡豁達;更因為熟讀《相對論》,引拔出他用心探討《統一場論》及《地震科學》的興趣。終其一生幾乎都在這個領域裡鑽研,努力專精地學習而其樂融融。

到了晚年,他一邊撰寫地震原理的心得,一邊閱讀我從日本買回來送他的日文書-《生命的實相》、《真理的吟唱》。每逢假日,我都會回去與他交換學習實相哲學的心得、分享落實真理的體驗;一方面傾聽他闡述宇宙和地球科學的奧秘。日子過得既充實又幸福!爸爸曾說:「台灣若有谷口雅春這樣的賢者出現,一定會很不一樣!」

可惜壯志未酬空留遺憾。爸爸竟倏爾丟下所有往生極樂。教人不勝唏噓!唯一值得安慰的是,爸爸能在我讀誦經文聲中,平靜安詳地歸鄉。讓我有這樣的機緣見證「無疾而終、含笑歸土」,原來是這般地莊嚴殊勝。

爸爸用生命的最後一刻,嚴格的驗收我學習真理的成果,真的是用心良苦呀!如此深厚的愛,叫我怎能不由衷感念和緬懷呢!爸爸!我非常地敬愛您,也深深地感謝您。謝謝!

changj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