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年前,有位出家師父到我診所看診。經過深談,她告訴我:

「妳很有慧根喔!有空歡迎到我們精舍禪修,進步一定更快。」我一邊感謝她的慈悲好意,一邊宛轉地回答:

「謝謝妳。但我已入信生長之家,想先了解看看它的教義和真理。他日有緣再上門好嗎?」說完,我隨手拿了一本生長之家的雜誌送她閱讀。

幾天後她再來看診。不但把雜誌還我,並且說:

「張醫師,我們自己有廚房妳不待,卻跑到別人家的廚房亂穿。這不是很奇怪嗎?」停了一會。她又說:

「這個生長之家,我看它沒有甚麼教義耶,只是截取一些佛教、基督教、日本神教的精華,當成它的教義來闡述而已。妳應該判斷一下,值不值得妳信仰它。還是到我們精舍共修最好啦!」

儘管她如此慫恿,但我並沒有因而離開生長之家,反而更用心地閱讀它的書,更熱心地參與它的活動。並曾二次專程到日本參加練成會,期望加深對它的認識和了解。我堅持一個信念──不要當修行的觀光客。一旦入門,一定要專心研讀。何況生長之家以文書傳道,屬居家修行,剛好符合我的生活作息。

這期間,我也曾把「沒教義」這個疑問,請教幾位前輩。可是並沒有得到滿意的答案。直到最近,這個擱在腦海多年的疑雲,終於在看完九月份的雜誌和《神癒精義》後,才撥雲見日真相大白而豁然開朗。心中感到十分愜意。

在雜誌中,雅宣副總裁清楚地講出:「生長之家沒有獨特的教義和形式,只是把各種教義歸於共同的一個教義來闡述,隨著對象自由無礙方便自在的說教。對雅春尊師而言,生長之家沒有宗派是萬教歸一,此乃教義之根本。」

另外,在《神癒精義》中,尊師指出:「一切的宗教,都是從一個真理發源出來的,闡釋這個真裡的就是生長之家。」在第一章中,尊師把「真空妙有」,做了非常有深度的描述。他認為:所謂「歸於無」,是指在真空中一切萬物將溶化掉,這不是什麼都完全變為無之意。而是進入我們的測定儀器所無法測定的世界,就是進入我們五官接觸的世界中所沒有的世界去。佛教稱這存在真空裡面之不可思議的東西為「真空妙有」。從真空中產生出來,又回歸到真空的就是物質;由波動顯現為形的稱為色,色即是物質。故說「色即是空、空即是色。」

在真空中,我們用五官雖無法感觸任何物質之存在,但那並不表示沒有任何物質。比如我們常唸的阿彌陀如來,用肉眼看不到。但只要心唸著祂,彷彿祂就在身邊。為什麼?因為祂就是存在真空中的不可思議妙存在,祂不只是能源(補充我們心靈的力量),也是具有知性的智慧力。這就是尊師對「真空妙有」所寫出的妙比喻。是不是很清楚也很傳神呢?

看到這樣的闡釋,使我對生長之家為何不立教義,以及萬教歸一的內涵,有了更深一層的認知。生長之家之不設特別教義,原來是尊師對法的空性有非常透徹的體悟。他悟出唯有空才能容納萬法,才可涵蓋一切美好的真理。

正如禪詩所云:「不見一法即如來,方得名為觀自在。」真正悟道的聖者,知法本空故不執一法。如果把法定死了、講滿了,法就起不了作用。反而會被困在另一個框框之中,那就無法自由自在地傳法說法了。

佛陀在開悟後,曾說一偈語:「法本法無法,無法法亦法,今付無法時,法法何曾法。」眾生若能了知諸法之空相,就能遠離顛倒夢想而究竟涅槃呀!

生長之家雖把教義放空,卻把敬拜祖先、彰顯祖先的遺風,視為重要教義。把祖先比喻為根,父母是樹幹、子女是枝葉,唯有根健全,枝葉方能茂盛。在大調和的神示中,更如此記載:「雖能感謝神,卻不能感謝父母的人,是不符合神心的。」

由這些教義來看,可知生長之家是非常人性化、實質化的宗教。人之出生本是來自祖先及父母的恩澤。慎終追遠、孝親尊師更是古來的明訓,也是基本的人生法則。學習真理本應從身邊學起,這才是正道。由此可以印證,生長之家絕對是非常值得我們信賴、和終身依託的宗教。

我們若能依此正信修持,必可培養出高尚的宗教情操,與更高層次的精神領域相應,把潛藏在內的無限智慧引拔出來。唯有高級的宗教,才能引領人類實踐愛、智慧與和平;才能在不斷自我覺醒修持之中讓心量打開。當我們的心因信仰而打開時,就不會被虛妄和貪婪染污,而能看到絕對的真理,明白生命的本質及意涵。

生長之家用正確的生命法則來傳播真理;用心法來引領信眾了悟實相。使人人能在不受教義的束縛中,隨緣自在地探究生命的本源、彰顯智慧的榮光。就像一部珍貴的、實用的葵花寶典。

它與其它教派最大的不同點,即是尊師善於把許多深奧艱深的真理,用淺顯易懂活潑生動的文字表達出來。這是最令人心服讚歎之處。雖明示不立教義,卻在看似沒有之中擁有一切、包容一切。這不正是「真空妙有」之最佳境界嗎?

所謂:「一法遍含一切法,一性圓通一切性。」當你懂了生長之家的真理,其它的諸多法門,亦能通達無礙。這是不是很棒呢?

金剛經中亦明示著:「凡所有相皆是虛妄。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。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。」這些文字,已經很明確地道出諸法皆空了呀!吾等又何必執著於它有無教義。

只要能引導我們的心,時時保持清淨、平等、慈悲不受外界迷惑;又能帶給我們幸福、知足和智慧的宗教,就是好的宗教。不是嗎?當我把這樣深奧的真理貫徹通達後,心中宛如晴空之皓月,光亮皎潔圓融。一股無盡的喜悅,就這樣悄悄地湧上了心窩。神呀!感謝!

changj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