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些往事深藏心底塵封已久,一直不想提它也不曾說出口。尤其學習真理後,知道心中只能記憶陽光燦爛的時刻,不可被陰暗和污穢染污,心才能得到清淨,用清淨心修持才會有成就。

   真理更教示:神會透過所有體驗來引導我們,凡是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,就是給予我們在那個時候、那個場所最須要的體驗。當我們歡喜接受時,就能從那個環境畢業。「無抵抗」與「感謝」是通往勝利的道路。若能直心而快樂地接受該環境與際遇,我們的人格和意志,會因此經驗的陶冶和薰習而提升,靈魂也會因此得到淨化而醒悟。

   我雖明白此真理,也對這個真理確信不疑,但那些劃破心坎的難過往事,或許是傷我太深烙印於心吧!才會三不五時的興起漣漪撥動心弦。前些日在中興誌友會的講壇,無意間竟把這些沉入心底已久的往事瞬間說出,講的順暢連我都被嚇到了,心中不禁訝異此靈感從何而來。李講師笑著說:是我啦!因為想做一個與講師有關的報告,所以剛才祈禱,請神引導妳多講一些過去的事,讓我們能多了解妳。

   聽講師這麼說使我心中充滿感謝,大概是學習生長之家的真理後,受到真理光芒的薰陶、及光明思想的洗滌和浸潤,引導我的心漸趨光明,在光明的殿堂裡哪容得下黑暗呢!這些染污心靈的穢物必須馬上清除、盡快遠離才會忽然顯現吧!因為顯現就是為了要消失不是嗎?感謝!

  

※ 委屈的十萬塊 ※

   舊家的廚房有一扇窗,正好對準隔壁的後院,雖隔了一條小巷,但鄰居有任何動作我們都可一目了然。有天傍晚我正在煮晚餐,無意間聽到鄰居夫婦的對話,知道他們的女兒為了開茶行,尚缺十萬元又都借不到,兩夫婦很著急倚在門邊傷腦筋,老太太剛洗腎回來臉色很蒼白,又不時的有嘔吐的現像。

   我覺得他們的處境很可憐,就關心的問:你們女兒真的借不到十萬塊錢嗎?

   他們回答:是呀!問了好多人大家都說沒有錢,如果這幾天再籌不到錢,店就開不成了真煩惱。

   我說:十萬塊我現在有,但這些錢是準備給我妹妹的,因為她幫我帶小孩都沒跟我拿錢,半年後她們要遷到美國住,我想換成美金送給她。目前暫時還用不到,可以先借你們救急,不過你們一定要準時還我哦!

   老先生很開心的笑著說:我們只要先周轉一個月,不會跟妳借那麼久,我女兒會寫一張支票給妳,到時妳拿去農會代收,錢就自動轉入妳的帳號不用擔心。    

   第二天我到農會領錢給他們,他們接過錢後很開心的一直跟我道謝,晚上就拿一張支票給我。我很放心的把它收起來,有能力幫助鄰居心中感到很快樂。

   爸爸常跟我說:遠親不如近鄰,妳獨自生活在那邊,一定要與人和睦相處,待人要恭敬誠懇、有禮貌有度量才不會被輕視。就因腦中常常存著爸爸的叮嚀,所以一直很真誠很單純的看待每一個人,心中少了防人的警覺。

   一個月快到時,老先生叫我先不要把支票拿去代收,她女兒轉達再給她寬容一個月,就會連利息一起還我。我點點頭說好。轉眼兩個月又到了,換老太太來告訴我,她女兒因為收錢不易,希望我再給她寬延幾天。除了點頭答應我還能說甚麼?是我自己要把錢借他們,而且離用錢還差幾個月沒關係。可是他們卻每個月都叫我寬延,直到六個月的期限快到時,他們仍是沒有還錢的意思。我擔心極了只好去他們家,請他們一定要想辦法還錢,我真的要用了。

   想不到他們夫妻竟然臉色不悅的說:沒錢就是沒錢要去哪裡挪,借錢哪有那麼簡單想要就有,我們若有錢會願意這樣跟妳拖欠嗎?唉!討不回錢心中難過的只得低著頭回家,在這緊要關頭我竟講不出甚麼話來。沒法子討回錢只好先欠妹妹一個人情,它日有機會再本利奉還。

   這以後我若問老先生,你女兒有沒有說甚麼時候會還我錢。他總是回答我:我女兒會還妳啦!妳不要老是來問,我們有就會還妳,不會一直跟妳拖啦!然後他們看到我時,竟連招呼都不打了,有時還閃躲著我呢!

   我懊惱的反省:借錢給人如此簡單,想討錢回來竟是這麼困難。借錢一個面,還錢一個面。做錯事的好像是我,為什麼會這樣呢?

   經過一年多,我也問隔壁好多次了,他們仍是沒有還我錢的打算。我把這事告訴與我同住的外婆,外婆聽了非常生氣馬上去隔壁問情況。不一會她失望的回來,用憐惜的口氣說:妳這個傻女孩,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就借錢給人,萬一討不回來呢!妳真傻。改天我再去問他們,到底甚麼時候能還給妳,以後不可以這樣知道嗎?我點頭說知道,內心著實後悔不已。

   又過了很久,雖然外婆常去催討也沒用,錢仍是沒還我。他們為什麼如此沒信用呢?難道是我上輩子欠他們的嗎?我的心中既懊悔又難過。

   快過年時因外婆要回家了,特地再去問他們錢何時能還,想不到帶回來的消息竟是:他們的女兒前幾天發生車禍,還在加護病房急救。外婆無奈的說:只好它日再看了,妳放心我會幫妳討回來的,他們那麼沒良心,也不想想妳這麼辛苦,要獨自養三個小孩,竟然敢借錢不還,真是太超過太可惡了!

   約半年後,有天我看隔壁的女兒回來了,跛著腳走路要用拐杖撐著,人也胖嘟嘟的變了樣。我跟她打聲招呼要她多保重,她笑著點點頭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 住在山上雖然氣候涼爽,但每次下大雨道路就坍方,交通很不方便。有天下午我正在整理客廳,忽然聽到救護車的聲音停在我家門口,急忙跑出去看,屋外閃電交加烏雲密佈,猛烈的狂風暴雨使馬路都積滿水。在大雨中我看到救護車的後門慢慢掀開,然後推出擔架,兩個壯漢撑著大傘遮雨,擔架快速往巷子裡推,上面蓋著濕了的白布,有人低頭跟在後面低聲啜泣。

   我問了鄰居,才知是隔壁的老太太往生了。今天她兒子載她到沙鹿光田醫院洗腎,快回到家時因下大雨山洪暴發,把他們的車衝到山崖中,幸好被竹子卡住沒再往下掉,開車的兒子重傷,母親當場喪失生命。

   哇!怎會這麼慘呀!我的心臟跳得好快,感覺頭有些暈很不舒服。每次聽到車禍的消息,內心就會萌生無明的恐懼和感傷,也許是受創太深吧!

   突然發生這意外,使我更不好意思去跟鄰居討錢。過了不久老先生竟也中風,還錢的事就如石沉大海那麼渺茫了。這事情就一直拖到我要搬離這山村,才不得不再去問問他們,這些錢要怎麼解決。老先生的兒子沒表情的說:如果妳願意,我們每個月還妳五千塊怎麼樣,可以嗎?我點頭說:好呀!可以,謝謝你們。

   唉!經過這麼多年了,我已有討不回錢的心裡準備。想不到他們今天居然會提出還錢的方式,擱這麼久開出這樣的條件,我心中雖有些感傷但總比永遠不還的好,所以除了感謝接受又能說甚麼。想起我那可憐的十萬塊,當年是那麼誠懇快樂的整數出借,怎知人心難料,經由這麼多年的轉折,才好不容易從零頭慢慢地再累積回來,真的感覺好委屈哪!感謝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※ 夜半敲門的醉漢 ※

   忘了是哪一年的冬夜,我為了準備中醫考試,常常挑燈夜讀到雞啼才上床。夜深人靜不受干擾心意較能專注,學習的效率比較高。

   有天晚上快一點時,忽然有人按門鈴。我問:是誰呀?有甚麼事?門外傳來男性的聲音說:我們身體不舒服要買藥,方便開門一下嗎?就這樣我去開門。兩個騎摩托車的中年男人站在門口,隨著風吹我聞到濃濃的酒味。

   他們走進屋子後說:給我們兩包頭暈藥、兩罐解酒的口服液,總共多少錢?我接過鈔票正要找錢給他們時,一個先生竟然邊喝著口服液邊說:這麼晚了妳還沒睡呀!沒有先生陪在身邊,很孤單睡不著對不對?

   我說:怎麼可以這麼說,我正準備参加考試,現在還在讀書哪!你們按鈴我會馬上開門,就因為體諒你們身體不舒服才開門的。

   另一個說:我們也是體諒妳呀!妳自己一個人那麼孤單,我們同情妳來陪陪妳,跟妳做伴聊聊天不是很好嗎?

   我有些生氣的說:你們用這種態度、這種口氣對待人好嗎?酒醉應該早點回家休息,不要讓家人操心才對,你們的太太在家一定等的很著急,擔心這麼晚了你們卻還沒回到家,為什麼你們不怕太太擔心呢?請你們快回去啦!我要關門讀書了,對不起失禮啦!

   他們一起說:我們是好心疼惜妳,沒有一點惡意,為什麼妳要那麼生氣?

   我有些不悅的說:我不是為自己生氣,是為你們的家人生氣。請你們快回去吧!我的時間很寶貴,我還有很多功課要讀呢!請你們尊重我好嗎?  

   我已經說的這麼嚴厲了,他們仍沒有要回去的意思。我只好說:如果你們不回去要待在這邊也可以,但我沒有空陪你們,我去樓上請我外婆來陪你們。說完我往裡面走,正想上樓時聽到他們往外走的腳步聲,不一會踩動摩托車離開了。

   我快步的跑去關門,鎖好門後坐回書桌,翻開書準備繼續加油。內心卻七上八下的覺得很懊惱很生氣,望向先生懸掛在牆上的相片,一股辛酸湧上心頭,眼眶的熱淚不由自主的滾出。想起自己如今的處境:夫君突然撒手去,家計須我一肩挑,孩子幼小不懂事…內心既難過又感傷,這一夜我淚濕枕巾直到天明。

   一個禮拜後,從患者口中得知,那天晚上來敲門的醉漢,發生了嚴重的車禍,一個死一個重傷,重傷那個人雙腳斷裂,註定終生殘疾。唉!怎麼又發生這麼淒慘的事呀!聽到這個消息,我心中真是五味雜陳不知要說甚麼。

   除了我之外沒有人知道,那兩個人曾經深夜來騷擾我,我也不敢說這是天譴,各人有各人的使命和業報。人生的路要怎麼走由自己決定,不自愛的人、沒有同理心不尊重別人的人、老想占人便宜的人、喜歡落井下石的人、善於輕衊人的人終會得到報賞,自作自受自取其辱老天爺也幫不上忙。

   所謂:禍福無門、惟人自招,善惡之境、如影隨形。萬法皆空、因果不空。做人如果遠離五倫五常,忤逆天道,怎能得到上天的垂憐和眷顧呢?人善人欺天不欺,人若不依循倫理道德行事,雖一時自認暢快,但苦頭終必來臨想躲也躲不掉。感謝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無奈的電話騷擾 ※

   住在山村最後一年的歲末,有天一位大約七十歲出頭,既瘦弱又有些駝背的老人,忽然快步走近我家,聲音有點喘促的說:快點跟我醫治、快拿藥來給我吃,快點!說完竟獨自衝入我家的浴室,使我來不及對應。忽然我聽到很大聲的嘔吐聲急忙跟去看,見他雙手扶著洗手檯低著頭,口中不斷咳吐出鮮血,那可怕的模樣我從沒看過,心中砰砰地跳的好快。

   看我進去他又說:快去拿藥來給我吃,妳會打針嗎?快跟我打針,我很痛苦。

   我說:我不知道你生的是甚麼病,怎能隨便拿藥給你呢!我也沒打針呀!

   他口中猛吐出鮮血還邊擦邊抱怨:妳囉嗦甚麼!藥快拿來給我沒聽到呀!我若吃妳給的藥死掉了我也不會怪妳,藥快拿來妳忍心看我這麼痛苦嗎?

   他的症狀那麼嚴重,我一時心急也想不出要拿甚麼藥給他吃。我說:看你這樣我當然會很難過,先倒一杯溫水給你喝好嗎?你病情的來龍去脈我都不清楚,怎麼可以不分青紅皂白就胡亂拿藥給你,藥又不是糖果。你應到大醫院治療才對,怎會來我這裡求診呢?

   他有些生氣的大聲喝斥:妳這個人怎麼這麼刻薄冷漠無情,一點愛心都沒有,見死不救不夠格當醫生啦!說完又邊吐血邊罵我,還罵得很兇使我不敢接近。他的突然出現又是這等嚇人模樣,我已一頭霧水弄不清狀況了!竟然還這麼兇我,真是莫名其妙。

   他又說:妳若不拿藥給我,我就賴在妳家不走,我要死在妳家讓妳難堪。

   我委屈的說:你用這種態度對待我,我怎麼敢拿藥給你吃,我是中醫沒有幫你看診把脈也不能開藥,你的病這麼嚴重我哪有治療你的能力。我打電話叫你太太來,請她帶你去醫院好嗎?他沒出聲但吐血的動作似乎已稍緩和。

   雖然我不很認識他,但約略知道他住在那裡。我找出電話簿打電話給他太太,但是他太太竟說:我不能做主,我沒有意見,我正忙著妳幫他治療就好。他太太請不出來,實在沒辦法,只好吩咐兒女看家,我騎車去找他弟弟幫忙。

   好不容易找到他弟弟家,我把剛才的情形告訴他。他弟弟很明理還跟我說:做人怎麼可以這樣無準則,自己的病那麼嚴重竟敢如此亂來。妳知道嗎?我哥哥是肺結核的重症病患哪!已吃很久的藥了,妳最好不要隨便拿藥給他吃,我去換個鞋子就帶他到醫院去。謝謝妳通知我。

   折騰了一陣子,等他們離開後我到浴室準備刷洗,才想起今天剛好停水。只能用積蓄的水來沖那些血跡,水不夠用又與兒子到井邊打水,然後一桶桶的辛苦提回家,把浴室徹底洗刷清潔然後再細心消毒,可是消毒水的嗆鼻味,仍是蓋不過滿屋子的血腥味,聞起來令人作嘔很不舒服。

   兒子無奈的說:媽媽我們好倒楣,遇到這樣不講理的人,用這樣的態度欺負我們,我的心裡很難過很討厭,是因為我們沒有爸爸他才敢這樣嗎?

   女兒含著淚說:媽媽剛才我好害怕好緊張,不知道要怎麼辦,我們真可憐!

   我安慰兒女:沒關係不要擔心,事情總是會過去不要再想它。阿公常說忍一時風平浪靜,退一步海闊天空,我們不跟那種人計較好不好。明天我們一起回阿嬤家,吃阿嬤煮的好料理壓壓驚。說完我們癱坐在沙發上,身體累得動都不想動,沒心情煮飯也沒胃口,心裡真的好無奈好蒼桑哦!

   隔天他弟弟到我家告訴我:昨天我將哥哥帶去農會診所求診時,醫師也不敢治療呢!只好再轉到台中省立醫院長期治療。

   半年後有天巧遇他弟弟,他告訴我:我哥哥已出院回家療養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這以後我忽然常常接到,拿起來就沒聲音的電話,或是發出很多怪聲音、或講一些污穢骯髒、難聽又裝模作樣的假音電話,有時一天好幾通,有時二三天一通。從白天到深夜像不定時的炸彈,使我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,亂了情緒真傷腦筋。心想怎會有那麼無聊的人呀!打這樣無厘頭的電話有甚麼用?

   怪我當時太單純又無知,竟沒想過應換個電話號碼,每天被這種電話騷擾就只會忍耐。那時的想法是他打厭了就不打了,而且換電話也蠻麻煩的。哪知這個人的耐性居然超強,連續打好幾個月都不嫌累。

   有次在半夜十一點多,又接到那莫明其妙的電話,我拿起話筒說:喂!

   對方竟然用假音說:喂什麼喂!假仙假聖人假慈悲。他用很尖銳的聲音說,使我更聽不清楚他的原音。

   我問:請問你是誰,找我有甚麼事嗎?

   他仍用假音說:我是妳的同窗,妳不要裝得那麼高尚妳低賤又假仙。說完電話就掛斷了。

   我直接回想著,我的同窗到底是誰會這麼無聊呢?第二天我把這件事告訴爸爸。爸爸說:妳有一個同學的太太兩個月前剛過世,會不會是他呢!今天晚上如果再打妳告訴我,我去他家看一下,如果他的家燈還亮著或許就是他。

   到了晚上快十點時,沒聲音的搔擾電話又響起,我怎麼喂他都不出聲也不掛掉。我掛掉它馬上打給爸爸,爸爸說他立刻騎車去看看。

   半個小時後爸爸打電話來說:不是他,因為他的家暗暗的靜靜的。

   我回答:我猜想也覺的不可能。但沒關係啦!爸爸你放心!這種電話我常常接到,不理它就好了。

   爸爸說:下次如果他再打來,妳就跟他說我已報警查辦了。我說好我知道請爸爸不用為我擔心。電話說完上樓想睡覺,可是輾轉反轍就是睡不著,心緒煩亂靜不下來。翻來覆去不知過了多久,忽然聽到窗外有人叫我的名字,仔細聽清楚是媽媽的聲音。我趴在窗邊往下問:是媽媽嗎?

   爸爸回答:是呀!妳快下來開門,我和妳媽媽來跟妳做伴。我們包計程車來的。我急忙奔跑下樓開門,抱著媽媽竟傷心得哭了起來。

   媽媽說:我們本來想去睡覺了,但是越想越不放心,你們母子住在這裡而已,

萬一那個人上門來搗亂,妳們要怎麼對應,我們很擔憂所以就包計程車來了。

   第二天爸媽才回去,回去時媽媽要我有離開這兒的心理準備,母子住這邊沒有依靠,隨便人都可欺侮他們很不放心。

   隔一天的下午,騷擾的電話又打來,我按照爸爸教我的方法說:你老是這樣打電話騷擾,我已經報警處理了,請你不要太過份。

   他竟用原音說:哼!報什麼警笑死人!這種事也報警無知誰會理妳,我有去妳家強姦妳嗎?憑甚麼要報警,沒知識還那麼囂張。我不出聲靜靜的聽想讓他多說些話,再仔細確認他的聲音,來辨識他到底是誰。

   他又說:我就是要戲弄妳嘲笑妳啦怎樣!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,絕對要不斷的擾亂妳誣衊妳,直到妳發瘋發狂我才會快樂,嘴在我臉上妳拿我沒辦法。

   聽他講這麼多話,終於讓我聽清楚明白他是誰了。我說:我知道你是誰,原來是某某的哥哥,你何苦這樣傷人呢?還騙說是我的同窗,你一再的搔擾我欺壓我有甚麼好處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   他說:當然有好處,我爽呀!我快樂啦怎樣?怕我了吧?還敢再說已報警嗎?真的笑破人的嘴。我要好好看妳能忍受多久。

   這樣沒禮教又無理取鬧的人,既然知道他的身分我不想再跟他多談,隨即把電話掛掉。然後打回娘家告訴爸爸,那個打電話騷擾我的人我已知道是誰了。

   爸爸擔心的說:知道就好,妳自己要小心謹慎一點。我回答我會小心。

   第二天我特地抽空拜會他的弟弟,我詳細的把經過的情形告訴他,我真誠的拜託他務必轉告他哥哥,我沒敢治療他,是因為我自知能力不足,我只是一個菜鳥中醫經驗不深,並不是耍大牌不跟他治療,請他能諒解我的處境,如果因此事得罪他,是我年輕處世不夠成熟、待人不夠真誠圓融,懇請他能寬恕包涵。

   他弟弟點點頭說:妳放心我一定會跟他說,年記一大把了還做這麼幼稚的事,讓妳那麼難過真的很對不起妳。

   我遷車準備回家時再次拜託他:希望事情到此為止,也感謝你熱心的幫忙。

   半年後我離開這個傷心地,對這兒的一切人事物不再掛心。有天一位住在村裡的歐巴桑到我診所看診,她告訴我某某的哥哥真不幸,昨日竟因吐血過多失救,等他家人發現時早已斷氣身亡了。

   我喔了一聲說:怎會那麼剛好沒人在家,造成不幸也真可憐!

   歐巴桑說:那個人的行為很惡劣、個性怪僻又孤傲,講話尖酸刻薄沒人敢親近他,連他的家人都不喜歡他,也不願跟他講話,這是他自作孽怨不得別人。

   歐巴桑的話真有道理,自己的行為自己負責怨不得別人。想要擁有甚麼樣的人生,就要存著甚麼樣的心性。吝於付出愛的人,當然得不到愛。不曾關懷別人的人,怎會得到別人的關懷?個性是命運的雕刻師。愛人者人恆愛之,敬人者人恆敬之;付出吧!才會被給予。這是千古不變的銘訓也是定律,能夠遵循的人,就能得到神恩的加持和守護;若違反天道不順應自然法則,福報當然會殘缺折損是不是呀!感謝!(102.7.6)

 

 

 

 

changj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