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我在門診時碰到的特殊醫案。幸虧我學習了「生長之家」的真理,能夠隨機應變。否則鐵定被打敗。

有位結婚多年尚未懷孕的太太來看診,經我多次診治,覺得她的身體還算健康,懷孕應該沒問題。所以我要求她下次帶先生來看看。想不到那位太太竟哽咽起來,含著淚說:

「我大略知道自己應該沒問題。因為……我們雖結婚五年多,可是和先生真正行房,老實說不超過三次,他是標準的性無能。每次叫他看醫生他都不肯,超級龜毛的。」我聽了有些錯愕,用憐惜的眼光望著她說:

「但是,逃避不能解決問題喲!不孕是雙方面的事,你回去再和他溝通看看,我來幫妳祈禱。」

「謝謝妳!」她點著頭回答。

二天後,她果真帶先生來看診。她先生乍看之下高大魁武,可是把完脈才發現原來外強中乾。再仔細診察更驚覺他眼神無力、病痛叢生。我笑著說:

「你是泰山的體格哪!怎會是阿婆的身體呢!」他默默不語。我接著說:

「你的心好像被大石頭壓住,很煩很悶是嗎?會不會……。」我把一些症狀提出來問他。他看著我忽然丟出一句話:

「還有救嗎?」我聽了嚇一跳。連忙回答:

「當然有啦!你還這麼年輕。雖然顯現出這麼多的現象,但這些都不是真的病,那只是心念的影子。」

「什麼意思?不了解?」他疑惑的看著我問。我告訴他:

「就是心想出來的病。你的心被黑暗的東西蓋住了見不到光,只要把這些污垢清除就會沒事。若是不管它,它會越積越厚,然後變成棘手難治的慢性病。」他專心聽完後茫然地問:

「哦!那-我的病能治得好嗎?還有藥醫嗎?」我用安慰的語氣告訴他:

「治得好啦!不用擔心。所有顯現出來的症狀,都是為了要消失。只要你的心沒有被病苦緊緊抓住,一定醫得好、絕對沒問題。」他有點困惑地注視我又望著他太太。過一會兒我才說:

「你要對自己的身體有信心不要懷疑。再來也要好好感謝你太太,她很關心你。」他太太抿著嘴,強忍著在眼眶中打轉的淚水,默默地看著他。

「感謝有用嗎?我不信。」他沒表情地回答。看他如此消極和冷漠,我用另一種口語問他:

「你心事重重,無法說出口對嗎?」他不回答。我又說:

「沒關係。我們初次見面,我不會強求你告訴我。但我建議你有空的話,可以找一個你信得過的朋友傾訴,或把心事寫在日記上。因為內心的黑暗,唯有見光才會消失。」

說完我拿了幾本「生長之家」的月刊送給他。我說:

「這些雜誌你帶回去看,裡面寫的都是光明的語言,對你很有幫助。有時候光是一句話,被你參透了、悟到了,你就得救啦!病就會馬上好,這都是有事實印證的。吃藥是治標,用光明的言語醫心才是治本,依你的情況必須標本兼治。」我講得很自信,他才把書帶回去。望著他的背影,我合掌祈禱:「神呀!請引導他看書,他是神子實相圓滿。」

兩天後,他自個兒來看診。把脈時我笑著讚歎他:

「嗯!不錯。你的脈象有進步,氣色也好了點。」他說:

「這兩天我都有按時吃藥,晚上睡得比較好,書我也有翻了,內容不錯很正面。醫師!你的話很有力能說服人,使我不得不聽。」我笑著說:

「是嗎!謝謝你。喔!對了。你有找好朋友傾吐心聲了嗎?」

「還沒有。我找不到信得過的朋友,不過今天我準備全部講給你聽。」他這樣說使我有些意外。我說:

「好呀!你說說看,我會仔細地幫你尋找答案。」

「醫師!你的脈理很準,我瞞不了妳。的確,我的心好像被大石頭壓住一樣,快喘不過氣來,真的很痛苦。我是拖命在過日子……。」他停了一下深吸一口氣,眼睛紅了起來。略帶哽咽地說:

「自從我跟太太結婚以後,不知怎的每次行房時,我的左下腹就糾結著一股痛氣,非常痛哦!痛得我必須咬緊牙根才撐得住。然後這股痛氣會向上衝,一直衝到太陽穴及耳朵那兒。整個頭痛的好像要爆炸一樣很難過。使我無法完成……每次都這樣。太太怪我差勁、笑我性無能。我可是無語問蒼天哪!每到傍晚,我心中就湧現莫名的恐懼感,害怕黑夜來臨。如此惡性循環,使我本來壯碩粗勇的身體變成全身是病,心好煩好鬱卒,不知要怎麼辦!」他很無奈地嘆了口氣,低著頭。

哇!這個病蠻奇特的。翻遍《醫宗金鑑》也找不到驗方哪!真的考倒我了,實在沒把握用藥能治好他。深思之際,腦中倏爾閃過一則我曾在「生長之家」的書上看過的類似體驗。我隨即問他:

「你婚前交過女朋友嗎?」他點點頭。我又問:

「有發生過關係嗎?」他說有。我接著說:

「那女孩結婚了沒?過得幸福嗎?」他搖著頭說不知道沒聯絡了。我再說:

「你要真心感謝那女孩,曾經帶給你許多甜蜜的時光。同時也要祝福她,每天都過得幸福快樂。這個你做得到嗎?」他說還好。我再要求他:

「你更要常常感謝爸媽、岳父母….」我還沒說完,他就急著回說:

「要感謝誰都可以,只有岳母不行,我恨死她了。這輩子絕對不想再見到她,她太惡質了,這種人不值得我感謝。」他說得好激動。我和氣地看著他說:

「這樣呀!一般人不是認為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滿意嗎?」

「她不一樣,超可惡的。本來我在台北上班很固定吔!因為岳父驟然往生,她要求我們回來和她作伴,說她的店要讓我們開,我才辭職下來。那想到沒過多久,她又交了男朋友,從此一切全變樣了,常常為了芝麻小事爭吵不休,吵到彼此撕破臉。有天晚上竟聲色俱厲的把我們趕出門,在寒冬耶!這種人太超過了,我感謝不出來。」說完他似乎鬆了一口氣。反倒使我啞口無言。

怎會這樣呢?但真理一再教示我們,所有顯現在眼前的境界,都是為了教導我們而來,都是有意義的。不管現象看起來是好或不好都要感謝它,因為那些都是靈魂的選擇。可是看他恨成這樣,我真不知從何說起。只好先認同他再來勸導他。

「你的境遇我能了解,你的委屈我也能體會。可是….岳母畢竟是太太的媽媽。若沒有她,賢慧的牽手從那兒來呢?她的作為的確不適當。不過你想想看哦!若非她當初無情無義的對待你們,你那優秀的生意頭腦就沒得發揮了,不是嗎?你何不把她看成是引拔你內在無限力的貴人。用這個角度去思考,說不定心情會好過一些。人生的路很難說,要碰到什麼困難遇到甚麼挑戰,誰也料想不到。所以面對困境時,心的轉念是很重要的。生長之家有一句聖言:『只要自己改變,世界就會改變。』說不定你的心念一改,你那夜晚的恐懼症,就會消失哦!試試看吧!」我說得頭頭是道,可是他兩句話就把我擋掉了。他冷冷的說:

「用說的比較輕鬆啦!誰不會。有那麼簡單嗎?。」

唉!說得也是。我尊重他的想法不敢再說。畢竟對他還不是很了解,那有可能三兩下的功夫,就能輕易地幫他拔去,深植在內心已牢固的仇恨。不過我仍是堅信,唯有真理的光芒,才是拯救他的不二法門。

於是,我拿了一本聖經《甘露之法雨》,和一本《光明語錄》送給他。我告訴他:

「這二個寶貝很受用哦!送給你。只要你每天抽點時間用心讀它,我敢打賭不須很久,你的身體就會好轉,我衷心祝福你。」

這以後,他每隔幾天就來看診。我也在每次看診時,不斷地用光明的話語來開導他、讚歎他、勉勵他。他誠懇的告訴我每天都有努力讀經,絕不能辜負我的好意。

有天,他太太特地跑來告訴我:「張醫師!我先生改變了吔!不論身體或生活習慣都不一樣了。好窩心呵!他會拿『生長之家』的雜誌請朋友看還會說給他們聽。每天都保持好心情抽空讀經,不會動不動就生悶氣,做事也很起勁很有規劃。太棒了!謝謝你。」我聽了也很感動呢!

大約三個多月後,這位先生的怪病,就在藥物和真理之光的加持下痊癒了。他臉上的氣色,也因而變得紅潤飽滿容光煥發,彷彿脫胎換骨一般顯得年輕有朝氣。他非常開心地跟我說:

「本來我很憂心很頹喪,以為自己沒救了、人生肯定嗚呼哀哉了。很幸運能遇到生長之家的真理,使我能夠了悟病痛和心的關係竟是那麼地綿密;也使我真正明白感謝心是這麼地重要。張醫師!我更要感謝你的引導和用心。沒有妳言語的開導以及藥物的調理,說不定今天我還在“無語問蒼天”呢!現在我終於嚐到了-心結若打開,健康馬上跟著來的甜蜜滋味。真感謝妳!」我微笑的回答他:

「不謝啦!其實只要明白心的法則,就知道外在的幫助雖然重要,內心的醒悟才是重點。所有的痛苦、疾病、和惡運,都起因於心的執著。如果我們不肯聽不相信真理,結果就會不一樣。你算很有福報覺悟的很快,祝福你。」

可不是嗎!能醫好他奇特的怪病,讓我感到很溫馨很訝意,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呢!感謝的心的確是萬靈丹,而真理光芒的威力,更是仙丹妙藥也無法比哪!神呀!感謝。

 

changj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