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個體驗◎(祖先供養)

這一陣子,社會氛圍似乎有些脫序,以致罹患憂鬱症的人變多了,自殺的新聞也常在媒體上出現。用真理的眼光來看,這些人的心被黑暗的簾幕罩住了。拯救的方法,就是在黑暗之中,注入光明的能量(語言)。只要有光黑暗就會消失,清明的自性才會顯現。

我用這樣的真理,加上“神想觀”的祈禱,以及教導她做“祖先供養”。幫助了一個瀕臨崩潰邊緣的家庭,真的感到很窩心。

幾個月前,有一位婦人帶著她就讀高一建教班的兒子,到我診所求診。那少年精神恍惚臉色暗沈,全身不停抖顫一副焦躁不定、坐立難安的模樣,我真的被他嚇到了。怎會折騰成這個樣子才要看醫生呢!叫人看了心痛又難過。我問那婦人:

「妳兒子怎麼了?為什麼病得這麼重才來看醫生。有吃過藥嗎?」她愁容滿面地回答:

「有哇!已二十多天啦!跑過許多家醫院,考倒許多個醫生了。神壇也祭拜過很多家。安眠藥、鎮定劑吃了一大堆統統無效。今天下午我又找另一家神壇做法祭煞。那神壇主人介紹我來妳這裡看看,說妳或許有辦法治好我兒子,我才帶來試試碰碰運氣。不然,我已心灰意冷六神無主了。」

聽她說完我的心也冷了半截。眾家名醫、諸多神明都醫不好的疾病,我會有什麼能耐呀!既無「金箍棒」可揮灑、亦無「萬靈丹」可使用,有什麼把握能治好他呢?但是看他那般痛苦,不幫他治療實在於心不忍。

我握著那少年冰冷的手幫他把脈。全神貫注時腦中忽浮出:「你是神子,實相圓滿」這幾個字。我一邊把脈一邊默唸著。腦海裡突然又想起招神歌──我活著不是我的力量,而是貫通天地之祖神的生命。我的作為不是我所作為,而是貫通天地之祖神的權能。啊!把一切全交給神請神引導就對了。這就是最好的妙方呀!每個人的內在都宿有無限力(神),無論病者醫者不都是神之子嗎?

找到妙方,使我心中萌生陣陣暖意。我跟面前這位滿眼血絲唇口乾裂的少年詢問:「你吃不下、睡不著嗎?那裡最不舒服?」少年不作聲,只是默默地低著頭。

他媽媽回答:「他不吃不喝不睡像著魔似地,整天一直繞著屋子轉,我跟著他的背後走,走到兩腳都痠軟無力快走不動了。」

我說:「你兒子五臟六腑的火氣都很旺盛,一定是口乾舌燥、頭昏腦脹、心神不寧,當然會煩躁不安呀!我開一些鎮定安神、清心降火的藥給他服用,很快就會舒服些、會漸漸好起來的。請妳放心。」

少年微微抬著頭,用眼睛偷瞄我。我告訴他一定要按時服藥,多休息多喝開水。然後我問那婦人:

「妳都找神壇祭法,有沒有敬拜祖先呢?」

她回答:「祖先怎可亂拜!又沒有年節要拜什麼?」

我說:「沒有年節也可以拜呀!早晚用清水和一炷香,虔誠地感謝祖先的守護也很好呀!祖先是我們的守護靈,妳兒子這個病最有辦法治好他的,就是妳的祖先哪!」

婦人疑惑地問:「真的嗎?我沒聽過。」

我回答:「當然真的,我怎會騙妳。祖先不瞭解我們,誰才了解呀!等一下回去後,妳先去祖先那兒拜一拜,請祖先協助妳,加上吃了我開的處方,保證妳兒子很快就會好起來。神壇救不了,妳的祖先肯定可以,要相信這個力量。」

婦人:「拜拜要唸什麼經嗎?我可不會誦經喔!」

我回答:「不要唸也沒關係。只要誠心誠意地感謝祖先的守護就可以了。懇請祖先留意妳兒子那兒出差錯,請祂們幫妳解決。記住!要真心誠意地感謝和祈求喲!」

他們回去後,我馬上瞑目合掌幫他們祈禱,並諦觀那少年圓滿完全的實相。期望用神想觀的功德來祝福他、幫助他。

二天後,他們來回診。少年的氣色有明顯的改善。

把脈時我問他:「三天的藥你二天就吃完啦!有好一點嗎?」

婦人代答:「為了使他快點好,我都三四個小時就給他吃一包,昨夜就能睡二個鐘頭了。」

我說:「沒關係,有睡就會好得快。妳兒子今天的脈相平順緩和許多了,妳回去後有敬拜祖先嘛對不對?」

婦人:「有哇!我按照醫師交代的方法,敬拜祖先也祈求祖先,早晚各一次。對嗎?」

這時少年忽然脫口說:「祖先很兇耶!都會罵我!」

我笑問:「祖先怎麼兇!怎麼罵你?」

少年:「祖先罵我不能抽煙、不能亂跑。很兇耶!」

婦人:「你怎沒告訴我,我問你話,你為什麼都不回答。」

少年:「跟妳說有什麼用,妳又聽不進去。」

我回答:「祖先不是罵你而是愛你,要知道愛之深責之切呀!爸爸媽媽也一樣,是關懷你不是束縛你。你只要感謝他們就好了,這樣你的病才會好得快。」

婦人:「二十多天來,我兒子今天第一次開口講話。前些日怎麼問他都不回答呢!醫師!還是妳比較高明。」

少年又繼續唸:「祖先很兇,一直罵我……。」

我告訴他:「祖先說你不能抽煙不能亂跑,都是因為疼惜你呀!你要感謝才對不能抱怨。待會兒回去後,馬上跟祖先懺悔說對不起,祂就不會再罵你了。」

二天後他們來覆診。婦人告訴我:「醫師!感謝妳,我兒子已經能睡六個小時,飯也吃得下,我總算鬆一口氣。不然,兒子未倒我先倒哪!」

我說:「妳要先感謝妳的祖先,也要感謝介紹妳來的那位壇主,我只是盡我的本份而已。哦!對了!妳還是早晚都有敬拜祖先吧!」

婦人:「我想,兒子已經比較好了,所以早上就沒拜啦!」

我說:「那怎麼可以呢!我們不能因為有事請託才拜祖先。早晚燒香敬祖。一來感謝祂們的守護,同時也會使你們的家庭更幸福、事業更繁榮喔!祖先的靈性高,妳們就會更發達哪!這很重要的。」

婦人:「哦!這樣呀!我都不懂這些。醫師!我計劃明天就帶兒子去學校,他已經請假很久功課都跟不上了。可以嗎?」

我說:「健康比功課重要呀!再調養二、三天看看吧!妳孩子的脈相還不是很穩定,不能再受到刺激喲!」

少年:「我媽媽就是這樣,每次都這樣。」

我說:「你媽媽雖然心急,但她是為你好呀!你要感謝她才是。你說一下媽媽感謝給我聽。好嗎?」

少年用不屑地表情說:「媽-感謝啦!」

我笑說:「這樣不行啦!要有禮貌一點,用尊敬的語氣。」

少年望著我又望著他媽媽說:「媽媽!謝謝您。」

那婦人摟著兒子啜泣,一臉滿足又安慰的樣子。我看了心也酸酸,母子就是母子心心相連。

第四次來覆診時是在傍晚。她自己開車到學校接兒子回來,順便帶到診所來看診。看那少年已能上學,臉上洋溢著青春的氣息,我心中感到十分喜悅和欣慰。想起初診那付恐怖模樣,與今相比真有天壤之別。人跟花草有啥兩樣?

一個多月後,少年已恢復本來容姿和愛跟媽媽頂嘴的習性。身體大致上可說已完全康復。但他媽媽又有些憂心地帶他來問我:「醫師!我兒子不知為什麼,上完廁所後明明已洗好手,卻又一直洗個不停。用肥皂猛搓耶!我怎麼罵他都沒用,不聽就是不聽,真傷腦筋。」

我告訴他:「妳怎能罵他呢!這也是一種病哪!醫學上稱它做『強迫症』。或許和上次的病有連帶關係。妳兒子一定有什麼心事,積壓在內心很痛苦又講不出來。」

婦人:「會嗎?我兒子會嗎?我不知道耶!」

我問那少年:「你想想看,記憶中曾經有什麼事,讓你很難過很痛苦又講不出口的嗎?」

少年遲疑一下才說:「有哇!我讀國中時加入球隊,因為我功課不好,有許多隊友瞧不起我、排擠我。常常用言語嘲笑我、羞辱我。我反應給老師,老師理都不理;跟爸媽講,他們不但不相信,反而罵我不合群。我很痛苦什麼都是我不對,從來沒有人關心我,也沒有人了解我。」

婦人忽然大聲地說:「我那知道你會那樣。自己不用功成績那麼差還敢說。一天到晚胡思亂想,自己都不檢討自己,還怪別人不關心你。我工作那麼忙,你體諒過我嗎?我不賺錢可以嗎?」

我告訴那婦人:「事情都已如此,不要相互抱怨。妳工作忙努力賺錢養家,真的很辛苦。但妳兒子在學校被孤立,有苦無處訴也很不好過呀!更何況他正值青春期,體內有很豐沛的賀爾蒙在滾動著、催化著。妳更要好好地開導他,多多關懷他,傾聽他的心聲才是呀!他的病因就是從這裡累積出來的。但是沒關係啦顯現就為了要消失。妳兒子的病一定會很快好起來,我會連心都幫他醫好。請放心。」

停一下我接著又說:「妳知道嗎?缺愛的孩子最容易成為社會的邊緣人。要記住絕對不能存著:『我是母親,是供給你金錢的主人。』如果用這樣的心態面對孩子,孩子一定會起反感哦!要多給他愛,把他當朋友一樣談心說笑相互溝通,兒女就會成為我們生命中的“觀世音菩薩”,而且會很貼心地回報妳。」那婦人邊聽著邊點頭淚流滿面。她兒子紅著眼眶不斷地拍著他媽媽的肩。

困擾少年的強迫症,就這樣被愛的強勢攻擊而告摧毀瓦解了;陰暗厚重的心牆,也被光明語言的巨棒撞倒推翻了。黑暗消失惱人的疾病跟著銷聲匿跡。

我不僅用藥物,更用光明思惟來治療這少年。並借助神癒力量之加持(神想觀的祈禱和祖先的供養)。終於在不到三個月的期間,就把這當初認為是疑難雜症無藥可治的病,完全治好了。真的太出乎意料呀!望著那神氣具足英姿煥發的少年,內心覺得既欣慰又踏實,也很有成就感哪!

真理的光芒可以穿透人心驅走黑暗,引導人們走向光明的坦途。啊!神的慈悲和恩典是如此的浩瀚、如此的深厚,也如此的令人由衷敬畏。神呀!感謝您!感謝!

changj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